最熟悉的陌生人

想想你身邊的孩子,我們口中不斷說著,所有努力都是為了他,所有青春都為了他而犧牲,但是最後,孩子會不會成了我們生命中,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父親像天一樣  是家的支柱還是高高在上?

有個朋友跟我分享,他說自己年邁的爸爸得了阿茲海默症,有很多事情都記不得了。他在忙碌的工作之餘,一個星期會回家陪爸爸吃飯3次。

老爸爸總是不知道要跟他聊些什麼,有時靜默,有時不斷重覆說著的,是自己年幼時躲過戰亂,隻身來台的孤單和奮鬥,那些幾十年前的細節如數家珍,可是對於朋友從小的成長和父子間的相處,從來就隻字未提….

朋友自己回想童年與父親的相處,雖然每天住在一起生活,竟然也想不起太多的片段,父親總是早出晚歸忙於工作,父子之間幾乎沒有互動,像是只剩下血緣和責任。

我們聊起那一輩的父親,總是忙碌著工作,承擔著家計,總是高高在上,把所有照顧和教養孩子的責任交給母親,跟孩子之間的關係就處在權威和服從之下。父親努力賺錢養家,孩子就是認真讀書,父親總是跟天一樣,他說的話不容置疑。因為畏懼爸爸的權威,看到爸爸總是躲和閃,除了喊聲爸….其他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。

 

跟父親之間的記憶  到底剩下些什麼?

我想起自己的父親,因為家裡有6個孩子,一輛車子總是載不下全家人,印象中,我完全沒有出遊的記憶,只有聽姊姊們說著,小時候去過一次中正公園,姊姊的紅包放在公廁的窗戶上,忘了拿走….姊姊的這個傷心往事被拿出來談了好多次,竟然成了唯一出遊的證據。

我是家裡6個子女中,在娘家住最久的,到了生下第二個孩子,才搬出娘家,可是跟父親之間的記憶,到底剩下些什麼?真的好少好少。我竟想不起,我們曾經有的任何一段對話。

在花蓮讀書的那四年,父親和朋友到花蓮來聚餐,竟然沒有抽出一點時間,陪隻身在外的我吃一頓飯,甚至沒有見上一面。我知道父親到花蓮來,那一晚,一直守在宿舍等著父親的電話,可是,電話整晚沒有響起過。哈!這樣的遺憾,我倒是記得很清楚。

 

認真的與家人創造生活上的記憶

在現在孩子年幼時,我們忙於工作,從工作中得到很多的成就,努力工作時感到疲憊,覺得孩子的每一個行為都很煩膩,覺得孩子的每一個成長都有很多問題,最好能各忙各的,最好能跳過這一段,能把孩子安排出去最好,可以給我們自己獨處的空間。但是在孩子長大離家後,在我們年老後,會想起的會記得的,是哪一段呢?

我們真的要努力工作養家,可是也要在工作之餘,認真的與家人創造一些生活上的記憶。不只是為了孩子,也是單純的為了自己,我真的不想,在老年的時候,遺失了生命中的這一大段歲月。

想想你身邊的孩子,我們口中不斷說著,所有努力都是為了他,所有青春都為了他而犧牲,但是最後,孩子會不會成了我們生命中,最熟悉的陌生人。

 

文:沈雅琪(神老師&神媽咪)更多文章: https://futureparenting.cwgv.com.tw/family/authorDetail/index/11548

圖:Pixabay.Gerd Altman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