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父母的迷思:一個亞斯與過動孩子的自白

記得小時候,爸爸總是很常買玩具、書籍給我,那個年代窮怕了,希望孩子能過更好的物質生活,似乎是這一輩父母照顧孩子的方式。

這樣的照顧方式並沒有什麼不好,但是在成長的過程中,我漸漸發現,其實我不是一個擅長和其他人互動的孩子。用比較心理學的說法是,我是一個有亞斯伯格特質,同時又過動的小孩。

面對這樣的孩子,媽媽常常在我小時候,被老師叫到學校去,而在那個年代,媽媽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這樣的孩子,於是在羞愧等情緒之中,便會對我責罵。

隨著年紀漸漸增長,我對於媽媽的不諒解,並沒有隨之減少,對我而言,要談原諒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我也不認為原諒是一件必要的事。

去年,我的母親過世了,在某個下午突然猝死在無人的家中。對於她的倉促離去,給我留下了許多的痛,也讓我很排斥去祭拜她等等;與其說是宗教上的不相信,不如說是我和她之間的情感,一直都是處在隔離的狀態裡。

我不覺得我的父母做錯了什麼,我是一個特殊的孩子,他們並沒有受過訓練,如何陪伴特殊的孩子,甚至我也從來沒有發現我的特殊,只是在學校常常被霸凌,或是因為捉弄同學,而致使媽媽常常被叫去學校罷了。

但是,面對這樣的孩子,父母到底要怎麼教,才會比較好?我覺得這樣的答案並沒有捷徑,而第一步或許是承認自己孩子的特殊性。

害怕社會眼光,因而責怪孩子

我在猜,這些父母內心可能有這樣一個恐懼:如果我不管好我的孩子,那麼我就不是一個好父母。

學校老師寫聯絡簿、叫父母來學校,更加深了這樣的斥責,好像一個父母得讓孩子乖乖的,才是一個好的父母。所以我的爸爸常常說我要聽媽媽的話,我的媽媽並沒有虧待我。但對我而言,我是一個痛苦的存在,我確實在與媽媽的互動中,受了不少的委屈,而這些委屈,常常讓我和媽媽越隔越遠,即便生活在一起,但是早就已經貌合神離。

這並不是說,要能夠不在乎社會眼光,是一件容易的事情,但是作為一個父母,能不能試著去發現自己正在對孩子的責罵,到底有多少是要罵給社會聽的?有多少是自己覺得自己是罪惡的?

記得媽媽總是跟老師道歉著,說是自己管教不當,好像媽媽天生就應該具備管教孩子的能力一般,然後這些罪惡感,就會成為另一股利器,傷害在孩子的身上。

要作為一個好的父母,確實不容易,而如何停止責怪自己,也停止責怪孩子,或許是所有父母,都得試著去意識到的事情。

這並不容易,確實不容易。

文: 貓心—龔佑霖 (心理作家。台大心理系學士、國北教心理相關系所碩士) https://womany.net/authors/conangoro0401

圖: Pixabay.cherylholt